• 猪头巷成网红 不少人去合影留念 2019-04-14
  • 小学生和父亲历时三年半携手完成10万字小说 2019-04-11
  • 脑乱发傻话啦?我是嘛? 2019-04-11
  • 百姓故事:蒋姐姐的旗袍人生 2019-04-08
  • Hey,很高兴认识你,爸爸! 2019-04-05
  • 网约车谨防四类风险 小心遗落手机被司机私自转账 2019-04-05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04-02
  • 蠢货!咱是让你们看看制订一个企业发展计划要达到哪些要求,难度有多大?一个具体的企业都这么难,大到一个县,一个省,甚至是一个国家,难度可想而知! 2019-04-02
  • 鲜琦:感恩父亲节,永远难忘父亲这首歌(4) 2019-03-31
  • 李克强衡阳考察农业丨农民下水田让路 被总理一把拉上来 2019-03-30
  • 特金明日将通电话 提醒谁莫忘感恩? (原创首发) 2019-03-26
  • C罗破纪录!世界杯历史第4人 连续9届大赛破门 2019-03-25
  • 外卖配送平台需要强制保险 2019-03-15
  • 第十二届长春消夏节16日启幕 一大波活动等你参与 2019-02-28
  •     这世界设定很大,暂时先写到这个阶段,明天开启新一卷,新的世界。

        ====================

        “拜见城隍老爷!”

        目光所及,那些之前被龟山阴蛟操控的厉鬼恶灵,此时在惶惶神威之下,都吓得体若筛糠,老老实实的跪伏下来,朝黄少宏这个新任府城隍不停的叩拜。

        黄少宏腰间用锦布包裹的‘城隍法印’和‘城隍令牌’都感受到神道之力,自动破开包裹漂浮出来,与黄少宏一样散发着红色的神光,静静的漂岗他身前,等待主人的收取。

        黄少宏神念一动,城隍令牌便自动融入体内,然后他慢慢伸手抓起虚空漂浮的‘城隍法印’。

        当他手掌握紧‘城隍法印’的刹那,身上的神力再次蓬勃爆发,迅速提升一倍,同时周身散发出来的神威已经达到了巅峰。

        周围的那些厉鬼恶灵,此时全都五体投地,老老实实的跪伏在地上,被神威压制的抬不起头来。

        在爆发出全部神威的‘府城隍’面前,他们这些普通的厉鬼连反抗的心思都提不起来。

        ‘府城隍’不但是阴司大吏,掌一府阴司之事,还与‘都城皇’一样,受过人间皇帝的册封,有公爵爵位。

        寻常百姓在公爵面前,那都是要跪地见礼,被官威震慑,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还是凡间的普通公爵,黄少宏这府城隍可是正儿八经的阴司正神,此时神职、神力,人间帝王册封的公爵爵位同时加身,威势更是凡间公爵的千百倍。

        这些厉鬼在他左近,连拼死一搏,敢于反抗的勇气都没有,逆反的心思都提不起来。

        如今若论人间鬼物,也就是鬼王境界以上的鬼道强者,才能与府城隍抗衡一下,其余厉鬼邪祟,在府城隍面前,连城隍老爷流露出来的气势都难以抗拒。

        不单是这些厉鬼恶灵,就是‘学友哥’、十方、锌、杜月娥这四个鬼差,此时也不由自主跪倒下拜:

        “叩见城隍大人!”

        黄少宏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随着神道加持在身上的城隍神力和城隍职责。

        城隍职责有三,一为守护之责,保土安民!

        二为司法之责,奖善罚恶!

        三为镇压职责,守正辟邪,震慑鬼魅!

        黄少宏点点头,这都是地方官应井责。

        除了解城隍职责之外,黄少宏升官之后,自然也要提拔一众下属,他手握‘城隍法印’开始封官:

        “鬼差‘三丫头’,积累功德圆满,特封为武判官,掌赏善、罚恶两司!”

        城隍之言,出口成谶,神道自生感应,一道神光从空中落下,加持在‘学友哥’身上,让这货神职加身,立刻拥有了判官神力,此时他才算是真正的阴司正神。

        ‘学友哥’惊喜莫名,这就升职了?这也太快了一点啊。

        其实‘学友哥’不清楚的是,他和十方经历了郭北县的事情,帮助黄少宏阻止黑山为一己之私‘献祭六道’,又在铲除黑山和六尾的事情中也帮了忙,积累了不少功德。

        十方虽然出的力较少,但其师父白云和尚,牺牲自我功德无量,他身为白云唯一徒弟,自然享受到师父留下的福泽,这就和祖上积德儿孙享福是一样的。

        按理说‘学友哥’和‘十方’的的功德,早就够封一个如‘甘柳将军’或者‘夜游’那样的正神职位。

        但黄少宏出于自己的私心,把他们先封为鬼差在自己座下听用。

        此时黄少宏升为府城隍,他们自然水涨船高,也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黄少宏封完学友哥,接着继续封官:

        “鬼差‘十方’积累功德圆满,特封为文官盘,掌阴律查察两司!”

        十方也是判官神力加身,拜谢道:“多谢城隍大人!”

        黄少宏取出自己的‘判官笔’,又用城隍神力,凝聚出两本‘判官录’和一根‘判官笔’将这些判官法器分别交给两人。

        两人见过黄少宏对付厉鬼之时,‘一笔判阴阳’的风采,看到手中属于自己的判官法器,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封完两人,黄少宏又册封锌,她这段时间行鬼差之责,也积累了不少功德,得封了一个‘夜游神’。

        当然锌以前受树妖胁迫害过人,身上有不少业力,那业力不能用功德抵消,需要她如果渡过劫难才能消弭,但却并不影响成为阴司正神。

        至于杜月娥,寸功未立,也只能先从鬼差干起。

        对于周围跪拜的那些厉鬼恶灵,以黄少宏此时的城隍手段,只要一声喝令,被神威震慑的厉鬼都要束手就擒。

        不过他也不愿与手下争功,吩咐‘学友哥’几人各司其职,锁拿厉鬼恶灵的事情就交给他们了,至于黄少宏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两人两鬼四个属下开始对付厉鬼恶灵的时候,黄少宏把目光落在那几十丈长的铁索上。

        那铁索成人大腿粗细,漆黑如墨,每个铁环上都刻着玄奥的上古符篆,玄奥神秘。

        黄少宏知道这跟铁索,自然就是龟山阴蛟的本体原形了,不过他惊讶的发现,阴蛟头部虽然被艾德曼金属所伤,但这铁索前端却完好无损,连一丝划痕都没有。

        若不是周围还有散落的蛟血发出阵阵血腥之气,他都要怀疑之前阴蛟受伤,是否是自己的幻觉了。

        黄少宏没有急着上前,谨慎之下将自己疑惑和破铜讲了一遍,破铜可能惦记着之前那颗珠子,非常痛快的给他解答了疑惑。

        原来铁石之物成精之后,便滋生精血长出骨肉,虽然仗着本体而肉身强横,但毕竟已经是血肉之躯,身体强度自然没有本体来的坚硬。

        就好像封神之战中的石矶娘娘,本是生于天地玄黄之外的一块顽石,经过地水火风,炼成精灵,若论本体的话,她比孙猴子的石猴本体只强不弱。

        可最后还是被太乙真人,用‘九龙神火罩’给烧死了,就是因为她化形之后,已经是有血有肉的生灵了。

        眼前这龟山阴蛟就是这种情况。

        听破铜这么一说,黄少宏弄清楚了其中道理,便不再担心,伸手去拿拿铁索,可入手之后,身上的神光和一身真元迅速萎缩,似是被某种力量压制下去,吓得他立刻远离铁索,这才恢复如初。

        破铜提醒道:“这铁索上有大禹留下的锁灵符篆,可以镇压真元法力,这铁索连无支祁那等上古神祇都能镇压,压制你区区一个府城隍的神力自然不在话下!”

        破铜说道这里,忽然嘿嘿一笑:“我这里有一个祭炼法宝的法门,可以将这条铁索祭炼成法宝收归己用!”

        “本来凭你自身的实力,怎么也要成仙以后才能使用我这法门,不过你现在是‘府城隍’,动用城隍神力的情况下,勉强也可使用,只要你将之前那颗珠子给我,我就将这法门传授给你如何!”

        破铜说完之后,又开口诱惑道:

        “这铁索上有大禹王的锁灵符篆,祭炼之后,便是如‘捆仙绳’一样的法宝,虽然不如‘捆仙绳’那样能锁拿‘大罗金仙’境界的仙人,但锁拿普通仙人还是能够做到的!”

        黄少宏心中冷笑,破铜越是这么说,就越是证明那颗金色珠子的珍贵,或者说对破铜越是重要,他自然不能马上开口答应。

        当即就道:“你先将祭炼法门传授给我,那金珠的事情我会考虑!”

        破铜嘿嘿笑道:“你认为我会那么傻么?到时候你不给我我还能咬你不成?除非你用自己的灵魂起誓!”

        黄少宏沉吟了一下,断然道:

        “那金珠我可以给你,但你的告诉我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我能用到,这好处我要三分之一,至于发誓,你想都不要想!”

        “怎么样,行就行,不行我就先放在行囊里,反正早晚有一天我会知道那究竟是何物,到时候你一点好处都捞不到了!”

        破铜沉默了一会,片刻之后一道祭炼法门传入黄少宏的识海,显然这货答应了他的要求。

        黄少宏将破铜传来的法门,在脑猴过了一遍,瞬间知道对方传授他的果然是好东西,乃是将自身的精、气、神炼成三昧,养就离精,生出火焰。

        这是三昧真火的法门??!

        除了练就三昧真火之法,还有如何运用祭炼法宝的手段。

        黄少宏当即依法施为,运用‘城隍神力’,加持在自身精、气、神三碑上,蕴养离精,片刻之后,他手腕一翻,并指如剑,在右手两指中央,生出一簇炙热的叙苗来。

        黄少宏继续催动神力,给那叙苗提供燃料,只听‘轰’的一声,那指上火苗便窜起三丈多高。

        这三味真火乃是仙人用自己精、气、神蕴养出来,若是凡人施展,估计瞬间就能把精气神抽干,直接就挂了。

        黄少宏此刻全靠城隍神力才能勉强运用,当下不敢耽搁,按照破铜传授的法门,开始祭炼起这铁锁链来。

        他全力施为足足祭炼了三个时辰,中途甚至喝了五六瓶大蓝,直到天光大亮之时,才终于将那几十丈长的锁链,祭炼成一丈长短,成功在其上留下了自己的精神烙印。

        黄少宏心念一动,那一丈长的铁锁就自动被收入体内,落在丹田之中。

        到此步骤,按照破铜传授的法门,还要用自身真元蕴养七七四十九天,才算彻底祭炼成功,才能将这一条捆龙锁链,祭炼成真正的法宝。

        不过现在这条铁索已经初步祭炼,勉强可以当作法宝使用了,只是威力要差上许多,而且锁拿一些实量大的人,还有很大可能被人破去或者夺取,需要等到完全祭炼完成,才会万无一失。

        黄少宏在这边祭炼铁索,‘学友哥’、十方、锌、杜月娥四个下属早已经将那些残存的厉鬼恶灵,或打散神魂,或打入地狱,总之都得到了有的惩罚。

        这个时候他们正在一旁守护在黄少宏左右,?;ぷ约掖笕说陌参?。

        黄少宏初步祭炼完成之后,心中爽快莫名,正想试试这铁索威力,转眼就看到‘学友哥’好奇的眼神,当即笑道:

        “‘三丫头’不如切磋一下吧!”

        ‘学友哥’露出不满的神色:“我说黄兄,都说了多少遍了,别管我叫‘三丫头’叫大名‘燕赤霞’!”

        他说着身形不动,悄悄朝一旁努嘴,他身旁站的就是杜月娥,那意思当着女人的面给他留点面子。

        黄少宏这人最好说话,也愿意为旁人着想,见好友加下属的‘学友哥’有所求,当即眨了眨眼,示意自己明白,开口道:

        “知道了三丫头,这不就是你大名吗?别说没用的了,就问你打不打!”

        ‘学友哥’脸都黑了,气到:“打个屁,被你打嘛?我才没有那么傻,自己找不自在!”

        黄少宏笑呵呵说道:“我也不欺负你,旁的招数我都不用,就用这条刚得到的锁链和你比试如何!”

        他说着手腕一翻,一条盘绕起来的铁索就出现在手上。

        此时这条锁链经过他的祭炼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吓人了,看上去普普通通,没什么特别。

        黄少宏笑着诱惑道:“我就站在这里不动,只要你能打到我或者让我移动脚步,就算你赢,十息之内我要无法趣也算你赢,你要是赢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情如何?”

        他说完之后就见‘学友哥’眼睛乱转,显然是在考虑这件事的得失。

        十方在一旁对‘学友哥’拱火道:

        “你不是怕了吧,黄大哥都说不用别的招数,你这都不敢比,那什么杜月娥姑娘是吧,你看人的时候可要看清人的本质啊,有些人长得人摸狗样的实际上就是个胆小鬼!”

        在心仪的姑娘面前被损友埋汰,‘学友哥’登时怒了:“你说谁是胆小鬼!”

        十方呵呵笑道:“谁是谁知道P种你就答应黄大哥啊,你不是不愿意被黄大哥叫你的本名吗?你要赢了,正好可以要求黄大哥以后不这么称呼你??!”

        十方是恼怒之前‘学友哥’说他师父的坏话,此时存心夹刚拱火,逼的对方不答应就丢面子。

        ‘学友哥’果然不受激,沉吟了一下,便咬牙对黄少宏说道:“我答应了,如果我赢了,黄兄你要在生死簿上帮我修改姓名!”

        他如今也是判官,知道城隍有修改生死簿的权力,按理说修改生死簿是犯了阴律,不过那是指擅自修改寿命、福禄来说,若只修改名姓,却是无妨。

        “好,我答应你了!”黄少宏爽快同意。

        十方在一旁大乐,对锌道:“这家伙死定了,还想胜过我黄大哥,看他一会怎么出丑!”

        锌无奈曳:“你怎么这么幼稚,你要瞧他不顺眼回头咱们堵揍一顿也就是了,何必弄得这么麻烦!”

        十方哑然道:“这倒也是??!”

        ‘学友哥’扫了他们一眼,暗骂:“好一对狗男女!”

        然后对黄少宏说道:“我先准备准备!”他说完直接放出‘奇门遁甲’护体,又将大江在手中,一副要放大招的样子,等准备完毕,忽然狡黠一笑:“开始!”

        他说着身形化作幻影撒腿就朝远处跑去。

        “卑鄙!”

        十方立刻洞悉了这货的目的,黄少宏之前说过,不能移动脚步,同时十息时间不拿下学友哥,就算自己输。

        现在‘学友哥’明显是想利用‘奇门遁甲’的速度,拖过十息的时间,这样他就不战而胜了。

        黄少宏嘴角一挑,随手将锁链扔出去,口中轻斥:“给我绑了!”

        下一刻那铁索就化作一道流光,朝‘学友哥’直射出去。

        ‘学友哥’正跑的欢实,以为自己赢定了,满脸堆笑,可忽然双脚一紧,两只脚瞬间就被捆住了。

        可脚是捆住了,他那堪比高铁的移动速度还没慢下来,脚下骤然停止,惯性之下脸朝下‘嘭’的一声,直接呼在地面上。

        等这货被黄少宏拉动铁索拖回来的时候,满脸是血,鼻子都塌下去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

        “再也不和你玩了,你特么闹着玩下死手??!”

        黄少宏递过去一瓶‘恢复药水’,表示自己很无辜:

        “你不跑不就没事了,从头到尾我就是绑了你一下而已!”

        他说完收了铁索,满意的看着这件宝贝:“既然你是禹王炼制的捆龙锁链,那以后就叫你捆龙索好了!”

        =========================

        黄少宏放出帐篷,让几人白日休息,等到晚上放出飞毯,直飞京城,之所以掩晚上上路,是准备在天上的时候看到哪里阴气、妖气过重,就顺手除掉积累功德。

        等到了京城地界,已经是一月之后,其实黄少宏要全力催动飞毯一天时间怎么也到了,之所以拖延这许多时日,是因为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们收鬼降妖无数。

        到达京城之时,就连杜月娥也积累了足够的功德,被黄少宏封为判官,此后与‘学友哥’、十方、锌,同位城隍座下四大文武判官,各自招收部众,威震阴阳两界。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
  • 猪头巷成网红 不少人去合影留念 2019-04-14
  • 小学生和父亲历时三年半携手完成10万字小说 2019-04-11
  • 脑乱发傻话啦?我是嘛? 2019-04-11
  • 百姓故事:蒋姐姐的旗袍人生 2019-04-08
  • Hey,很高兴认识你,爸爸! 2019-04-05
  • 网约车谨防四类风险 小心遗落手机被司机私自转账 2019-04-05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04-02
  • 蠢货!咱是让你们看看制订一个企业发展计划要达到哪些要求,难度有多大?一个具体的企业都这么难,大到一个县,一个省,甚至是一个国家,难度可想而知! 2019-04-02
  • 鲜琦:感恩父亲节,永远难忘父亲这首歌(4) 2019-03-31
  • 李克强衡阳考察农业丨农民下水田让路 被总理一把拉上来 2019-03-30
  • 特金明日将通电话 提醒谁莫忘感恩? (原创首发) 2019-03-26
  • C罗破纪录!世界杯历史第4人 连续9届大赛破门 2019-03-25
  • 外卖配送平台需要强制保险 2019-03-15
  • 第十二届长春消夏节16日启幕 一大波活动等你参与 2019-02-28
  • 体彩排列五综合走势图 秒速飞艇是不是假的 山东群英会开奖规则 重庆福彩中奖 重庆幸运农场定胆追号 福彩p3试机号近100期 乐彩极速快3官网 澳客网彩票网 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 杰克棋牌 排列三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彩软件 排列三开奖公告 双色球最新杀红公式 二分彩是不是真的吗 牛牛bank